斑马的故事

 

 
每到深夜,当马路上一个人都不再出现时,一些斑马线会变回斑马。 世界上只有很少很少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大多是深夜不睡的怪人。每当他们试图告诉别人这个秘密时,人们会说,怎么会,这是你在做梦吧。后来,他们不再尝试说出这个秘密了.
  我也是这样。
  今天,一位朋友又聊起来了斑马线了。我不知怎么又说出了这个秘密,结果当然可想而知。有时候,我就感觉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见到过这样的情况,却又有那么多的人不相信呢?现在不管怎么样,信或者不信,原谅我以这种方式将秘密公示于众。现在我写写我经历的事。
  这要从我上小学时说起。应该是二年级吧。那天晚上记得很清楚。村里面修的马路完工了,叔叔大伯们聚在奶奶家喝酒,我也在那玩。当时大家都很高兴,都喝醉了,我本来是应该在我奶奶家睡的。结果没地方了。于是我奶奶让我找我妈睡去。那次是我第一次走夜路。
  晚上真是静的骇人。我就一直跑,一直跑,越跑越害怕。耳后都是呼呼声。就在快到家时,我看到一道白色的线,吓得我一下摔倒了地上,仔细一看原来是斑马线,吓到宝宝了。可正当我起身离开时,发现那线好像动了。然后其中的一些斑马线在升高、升高。然后出来了一头头斑马。斑马似乎也看到了我,但他们都在我身边经过,朝着不同的方向去了。我始终盯着他们,其中一头斑马还回头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已经不知道害怕了,更多的是吃惊。
  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臂,吓得的我一哆嗦。回头看原来是我妈。她怕我自己不安全,来接我了。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切的对我妈说:“妈妈、妈妈快看,斑马、斑马!”妈妈笑了:“咱这里怎么会有斑马?”我又朝其中的一个斑马望去,发现它还在不远处。“真的有,你看那,那!”妈妈也望了过去。“哪有?你这孩子别乱说啊。”妈妈似乎什么都看不到。这时,我开始害怕起来。就拉着妈妈要回家。睡觉时,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直想斑马的事。
  周一,在学校。我跟同学们讲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们却都说我吹牛。没有一个人相信。不过他们同意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看。于是这天晚上,我们五个小伙伴躲在斑马线旁房子的角落里,手里拿着棍子,我还拿着打火机。听说动物都怕火。很快,街上又很安静了,村里又没有路灯。只有斑马线反着月光清晰可见。后来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斑马线没有变成斑马。第二天小伙伴们都说我吹牛皮。可我明明看到了啊。我还是不死心。第二天,我又早早的来到这个地方。这次没有小伙伴了,我事先在这里藏好棍子,酒瓶、一盒鞭炮,随身带着打火机。傍晚很快在小伙伴的嘲笑中过去,小伙伴也都回家了。夜晚来临了。我缩在角落里。等待着斑马线变成斑马。可是一直也没有看见。只看到斑马线反射的月光。我一直等到我妈来叫我。天明后,我妈就把我带到了小诊所。那个小诊所的叔叔问了我几个问题,我没敢给他说看见斑马的事,我怕他给我打针。然后他对我妈说:“没事。”然后我妈好像很高兴。现在才知道,当时我妈还以为我神经病了呢。
  然后,我妈送我去了学校。这次,在学校我不再说这件事了,因为没人信了。
  下午是我班的义务劳动,去操场拔草。一位同学走到了我旁边蹲下了,跟我一块拔草。平时我们没怎么说过话,他是一班的,我是二班。他对我说:“你不是唯一看到斑马的,我也看到了。”听到他这样说,我仿佛碰到了知己,又有点失望:“可是我这几天又看不到了。”他好像知道我要这样问,紧接着说:“那是因为你太害怕他们了,你想的太多了,如果可以我今晚和你去看。”
  很快到了晚上,村里一到晚上,人都在家里。街上很快没人了。他说:“就站在这里,集中精神,什么都不要想,他们不伤害人。”我们就这样并排站着。月光依然照在斑马线上。大约10分钟过去了,我一动没动,腿有些麻了,也不再那么害怕了。我尝试动了动腿。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嗒嗒的马蹄,紧接着那些斑马线又是快速的上升,很快斑马线其中的一部分又变成了斑马。像上次一样。后来,记得那个同学给我聊了很多,关于怎么跟斑马沟通、斑马什么时候回来啊等等。虽然我事后很多年才学会。但那晚回忆起来还是很快乐。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太记得了。毕竟很多年了。
  后来他初中没上完就去当兵了,我们至今也没有联系过,我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初中后,我就搬到了城里,就读实验中学。刚开始,我依然跟同学们说斑马的事,但是依然大多数人不相信,也看不到。不过我晚上经常会下楼去和斑马一块呆着。似乎每次都有斑马在这陪我,后来我才知道不管我来不来,都有斑马在斑马线附近站着。其实自从那天看到斑马后,不管是在我伤心时,还是高兴时,我都找他倾诉,或者和他默默地呆在一块。我知道它能听懂,只是不会说罢了。再后来,我知道门岗老大爷能看到,它在这里8年了。每天都看这些斑马。他对我说:“看斑马是一种心境,其实每个人都能看到,只需要一种心境,一种缘分。”慢慢的,我的一个朋友终于能看到了,初二、初三那两年我们经常相约斑马线。我们学会了跟斑马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我们还能骑上他们,跟他们一起消失在“大众“视野中。慢慢的网上也有人说看到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不信。
  我其实还有很多和斑马的故事,我想写一年也写不完。你们如果还有信的,就来问我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