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文章

  • 171

    评论

  • 20

    邻居

小时候

我不傻,只是选择了善良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说的很好,它完美的把人性最黑暗的一面展现了出来,那到底什么是“人性”呢?“人性”有很多种解释,用最通俗的语言来说就是人的本性,这个解释,我想连白痴都可能看懂。 有人说,世界上最纯净的就是初生的婴儿,他们不谙世事、不圆滑不做作,有的只是天真和善良,他们的无厘头和搞怪常常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很温柔;而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他们就是上帝派给他们的天使、一个无翼的天使,那么我想问的是,“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长大了变高了?还是懂事了需要承担责任了?其实都不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把这个问题联系到社会和国家?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变的世故了冷漠了、丢失了小时候的那份纯真和可爱;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有自己的想法了、不在听父母的话了、什么事都想要自己做主了,那这些跟社会国家有什么联系呢?“社会、国家”这四个简简单单的字只是由31笔画组成的吗?不,他们不只是由31笔画组成的,他们是由许许多多个中国人组成的,有人的地方才有社会、才会有“中国”这个伟大的名字!网络上流传过这样一句话“谁他妈不是从一个孩子被现实折磨成疯子”,是的,疯子,被现实折磨成的疯子,你们现在想到了什么吗?如果我们国家的每个人都是成长后的现在,变的不近人情了、世故了冷漠了,那我们这个国家还能屹立于世界之林吗?答案是不能,一个国家靠的不是强权实力来征服世界,而且民心、凝聚力和团结的力量,只有民心所向才能赢得各国的尊重和拥护;同样的,如果我们每个人只想着自己而不考虑他人,那么这个社会和国家就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只会被其他国家侵略,这就是成长带给我们的代价! 我们这个社会是科技强国人才强国,不能称得上是第一却也不落后,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了一样东西———人的善性,我们缺的就是善良纯真和爱,有人看到就笑了,现如今的人谁有这些品质不是缺心眼吗?不被骗就好了!如果你们这么想,那我就笑了,特鄙视的笑,你做到过这些品质了吗?或者我该问,你有过这些品质吗?你会说有!是的你们曾经有过,记住,是曾经!如果社会上少一些你们这种思想的人,多一些有这些品质的人,那么还会发生一些偷东西、诈骗、抢劫的事吗?我肯定的告诉你,不会!如果整个国家的人都有这种品质,那么上述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如果发生,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国家还不太平。 我有一个闺蜜,她今年17岁了,我认识她整整三年了,她给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印象是傻、太天真了、单纯的过头,可是她给我的印象就如题目一样。她从不懂得拒绝别人、有人找她帮忙她都会帮;她和别人一起吃饭,那人欠她100多,她只字不提;有人一洗头就用她护发素,她从不拒绝;冬天半夜叫她去厕所她都去……不能忍受的她都忍了,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人针对她,大概是因为学习成绩吧,她成绩很好的!有一次她哭了,我气急的骂她:你傻不傻?她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啊!你笨啊!她当时红着眼睛,有点无奈,她说:我知道她们有时候不愿意做就让我去,还有一些人不把我当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针对我,可我就是做不到那么绝,说不出来那么狠的话,又有什么办法呢?都是同学,好好的就行了 后来她考上了我们这最好的高中,老师们提起她都是一脸的高兴,说她脾气好,听话挺乖的一个小女孩,一大堆的赞美向她扑来,我开玩笑的问老师:老师,在学校时你怎么不说啊?老师回答:那时怕她骄傲。我才知道原来你所受的苦终有一天上帝会加倍的还给你,上帝不会辜负每一个善良的人! 即使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和王子,想要幸福的在一起,也必须要经历磨难啊! 有人说我傻,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了,不是每个人都是好人,可是,我想说: 我不傻,只是选择了善良!   转载文章:作者链接:http://www.doscis.com/author/angel

庭院深深花满楼

庭院深深花满楼 作者:李雪   院儿里的槐花开了,鼓鼓囊囊的花苞缀满了枝头。空气里洋溢着湿润的的清凉香气,滑过眼角眉梢,贯穿着整个巷道。 我家乡的小院儿已经败落,毕竟好久都没人居住了。而这对我而言,却更是一份有声有色的回忆,一个会让我泪湿衣襟或笑出声的梦。岁月如梭,天地都在变化,如今的日日面对林立的高楼大厦,被铜墙铁壁包围,我原本宁静的心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浮躁。时隔多年,再次回家,终于明白了鲁迅先生回味年少时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伤感,是无奈,又夹杂着甜蜜和清纯,它让我动容,却又妙不可言。 院儿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地上铺满了低矮的野花野草。围墙根儿边上的葡萄架早已干枯,棕色的藤条像是老人干瘦的手指,它们安安静静地在架起的竹条上攀援着睡觉,只是温柔的春风拂过它们的发梢,也唤不醒绿色的河流。 顺着葡萄架往南有个小池塘——说是池塘,其实就是一个不算很深的洼地。这是当年我家憨态可掬的鸭子们的游乐场。北方夏日的来临使小鸭子们热得心慌,张着嘴巴胸膛一起一伏。于是母亲头上包着一块天蓝色头巾,手里攥着一把铁锹就开始了“池塘工程”,犹且记得母亲的手臂在空中用力的挥舞,时不时地抬起胳膊肘胡乱地擦一擦脸上流淌的汗珠。鸭子在母亲脚边不停地“嘎嘎”叫着,笨笨的身体一扭一扭,母亲驱赶它们也不离开。等到池塘挖好了,母亲往里面注满了水,五只小鸭子就扑通扑通下饺子一样地一头扎进水里,快活地扑打着翅膀。母亲疲惫的皱纹里也唱出了歌。 院儿西边堆着一堆碎砖瓦,那是父亲当年铺路剩下来的,放在那就没再动过。这些砖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深深陷进了土里,砖头上也爬满了肥厚的青苔,绿油油,毛茸茸的。记得曾经我和弟弟最喜欢用这些砖垒筑城堡,我们住进城堡里,我是大公主,他是小王子,随手在地下捡起的小树叉,就是我们的魔法棒,哩哩啦啦的歌谣,就能唱个一大晌。 而最令我感怀的,还是北边的两棵参天大杨树。记忆中它们比我的年龄都大。父亲买了个吊床系在两棵树之间,我左瞅瞅,右看看,就是不敢上去玩,父亲鼓励我上去试试,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害怕啊,总以为自己会不小心摔下来……可没过两天,我就黏在了吊床上,荡阿荡摇啊摇。以至于爸爸总说,小妞儿做吊床坐得都把大杨树压弯了……以前过年,大年初一的清早,奶奶拉我到杨树下,让我围着这杨树转圈,左转3圈,右转3圈,边转奶奶边教我念:“杨树爹,杨树娘,你长粗,我长长,你长粗了当栋梁,我长长了穿衣裳…… ”奶奶念一句,我就念一句,可当年的我却怎么也不懂得念得是什么,只是觉得好玩,后来我明白了,这是让小孩子快快长个子啊!那奶奶,我现在已经长的高高的了,你的背怎么越来越弯了呢?奶奶,你的背是被我压弯的吗? 太阳西斜,黄昏来临。地上的影子被光芒拉长,夏日清凉的风在耳边吹着口哨。这闲置了多年的小院儿,存留了我多少美丽的梦啊。林海音说:爸爸的花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对啊,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但那旧时的光阴,我又怎能忘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