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文章

  • 171

    评论

  • 20

    邻居

回忆

现实吗

生所三年。三年就要结束了。 最近真的有段时间没更新了,过年时也没能来次总结,好几个月了,一直在梦想与现实中苦苦挣扎着。 时间真的是快的不像话,以前写的点点滴滴都在这里,那些豪情壮志,那些未来憧憬。还在时刻提醒着我奋斗,却又在嘲笑着我,嘲笑我每次的失败。 今天一模结束了,结束了。那又怎么,意味着失败吗?89天后的高考还能改变多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了。不知怎么我想起了刘慈欣的《三体》。我想起了人类在茫茫宇宙中的的渺小。作为小人物的我真的总是我和渺小相关。 想改变却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个好友说:那天杨林豹在台上做俯卧撑,做不了150个。就算是他的朋友在陪着他又能怎样呢?又能改变什么呢?依旧无能为力。 难道我真的想这首歌唱的那样是一朵死去的花,是黑夜的孩子吗?我不甘心! 。 。 。 过往不恋,未来不负。

庭院深深花满楼

庭院深深花满楼 作者:李雪   院儿里的槐花开了,鼓鼓囊囊的花苞缀满了枝头。空气里洋溢着湿润的的清凉香气,滑过眼角眉梢,贯穿着整个巷道。 我家乡的小院儿已经败落,毕竟好久都没人居住了。而这对我而言,却更是一份有声有色的回忆,一个会让我泪湿衣襟或笑出声的梦。岁月如梭,天地都在变化,如今的日日面对林立的高楼大厦,被铜墙铁壁包围,我原本宁静的心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浮躁。时隔多年,再次回家,终于明白了鲁迅先生回味年少时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伤感,是无奈,又夹杂着甜蜜和清纯,它让我动容,却又妙不可言。 院儿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地上铺满了低矮的野花野草。围墙根儿边上的葡萄架早已干枯,棕色的藤条像是老人干瘦的手指,它们安安静静地在架起的竹条上攀援着睡觉,只是温柔的春风拂过它们的发梢,也唤不醒绿色的河流。 顺着葡萄架往南有个小池塘——说是池塘,其实就是一个不算很深的洼地。这是当年我家憨态可掬的鸭子们的游乐场。北方夏日的来临使小鸭子们热得心慌,张着嘴巴胸膛一起一伏。于是母亲头上包着一块天蓝色头巾,手里攥着一把铁锹就开始了“池塘工程”,犹且记得母亲的手臂在空中用力的挥舞,时不时地抬起胳膊肘胡乱地擦一擦脸上流淌的汗珠。鸭子在母亲脚边不停地“嘎嘎”叫着,笨笨的身体一扭一扭,母亲驱赶它们也不离开。等到池塘挖好了,母亲往里面注满了水,五只小鸭子就扑通扑通下饺子一样地一头扎进水里,快活地扑打着翅膀。母亲疲惫的皱纹里也唱出了歌。 院儿西边堆着一堆碎砖瓦,那是父亲当年铺路剩下来的,放在那就没再动过。这些砖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深深陷进了土里,砖头上也爬满了肥厚的青苔,绿油油,毛茸茸的。记得曾经我和弟弟最喜欢用这些砖垒筑城堡,我们住进城堡里,我是大公主,他是小王子,随手在地下捡起的小树叉,就是我们的魔法棒,哩哩啦啦的歌谣,就能唱个一大晌。 而最令我感怀的,还是北边的两棵参天大杨树。记忆中它们比我的年龄都大。父亲买了个吊床系在两棵树之间,我左瞅瞅,右看看,就是不敢上去玩,父亲鼓励我上去试试,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害怕啊,总以为自己会不小心摔下来……可没过两天,我就黏在了吊床上,荡阿荡摇啊摇。以至于爸爸总说,小妞儿做吊床坐得都把大杨树压弯了……以前过年,大年初一的清早,奶奶拉我到杨树下,让我围着这杨树转圈,左转3圈,右转3圈,边转奶奶边教我念:“杨树爹,杨树娘,你长粗,我长长,你长粗了当栋梁,我长长了穿衣裳…… ”奶奶念一句,我就念一句,可当年的我却怎么也不懂得念得是什么,只是觉得好玩,后来我明白了,这是让小孩子快快长个子啊!那奶奶,我现在已经长的高高的了,你的背怎么越来越弯了呢?奶奶,你的背是被我压弯的吗? 太阳西斜,黄昏来临。地上的影子被光芒拉长,夏日清凉的风在耳边吹着口哨。这闲置了多年的小院儿,存留了我多少美丽的梦啊。林海音说:爸爸的花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对啊,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但那旧时的光阴,我又怎能忘怀呢?

曾经的我

又一次更改完主题来写文章。也许认识我早的朋友可能会对这个页面很熟悉。这是我最初的那个网站用的主题,记得那时我还叫独行客,域名还是www.waoyouxin.com 。转眼间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网站经过了多次搬家,域名也换了很多次,但最终却又换回来了。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好了~不发牢骚了,这次本着怀旧的思想,保留了原来的页面.2015年2月到2016年4月的可以通过这个链接访问sunan.me/old (暂时由于没钱买数据库无法访问,不过一定会恢复的)再向前的数据一直无法转移到本地,幸运的是七牛云储存保留着一个主页,恳请懂得朋友能帮我把那个主页下载下来。附上网址:http://sngr001.qini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