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文章

  • 171

    评论

  • 20

    邻居

故事

我是一个线程

我是一个线程, 我一出生就被编了个号: 0x3704, 然后被领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这里我发现了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同伴。 我身边的同伴0x6900 待的时间比较长, 他带着沧桑的口气对我说: 我们线程的宿命就是处理包裹。 把包裹处理完以后还得马上回到这里,否则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我一脸懵懂,包裹,什么包裹? ”不要着急,马上你就会明白了, 我们这里是不养闲人的。“ 果然,没多久,屋子的门开了, 一个面貌凶恶的家伙吼道: "0x3704 ,出来!" 我一出来就被塞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上面还有附带着一个写满了操作步骤的纸。 "快去,把这个包裹处理了。" "去哪儿处理" "跟着指示走, 先到就绪车间" 果然,地上有指示箭头,跟着它来到了一间明亮的大屋子,这里已经有不少线程了, 大家都很紧张,好像时刻准备着往前冲。 我刚一进来,就听见广播说:“0x3704, 进入车间” 我赶紧往前走, 身后很多人议论说: ”他太幸运了, 刚进入就绪状态就能运行“ ”是不是有关系?“ ”不是,你看人家的优先级多高啊, 唉“ 前边就是车间, 这里简直是太美了, 怪不得老线程总是唠叨着说:要是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 这里空间大,视野好,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有很多从来没见过的人,像服务员一样等着为我服务。 他们也都有编号, 更重要的是每个人还有个标签,上面写着:硬盘,数据库,内存,网卡... 我现在理解不了,看看操作步骤吧: 第一步:从包裹中取出参数 打开包裹, 里边有个HttpRequest 对象, 可以取到 userName, password两个参数 第二步:执行登录操作 奥,原来是有人要登录啊,我把userName/password 交给 数据库服务员,他拿着数据, 慢腾腾的走了。 他怎么这么慢? 不过我是不是正好可以在车间里多待一会儿? 反正也没法执行第三步。 就在这时,车间里的广播响了: “0x3704, 我是CPU , 记住你正在执行的步骤, 马上带包裹离开” 我慢腾腾的开始收拾 ”快点, 别的线程马上就要进来了“ 离开这个车间, 又来到一个大屋子,这里很多线程慢腾腾的在喝茶,打牌。 ”哥们,你们没事干了?“ ”你新来的把, 你不知道我在等数据库服务员给我数据啊! ,据说他们比我们慢好几十万倍, 在这里好好歇吧“ ”啊? 这么慢? 我这里有人在登录系统, 能等这么长时间吗” ”放心,你没听说过人间一天, CPU一年吗, 我们这里是用纳秒,毫秒计时的, 人间等待一秒,相当于我们好几天呢, 来的及“ 干脆睡一会吧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0x3704, 你的数据来了,快去执行” 我转身就往CPU车间跑,发现这里的们只出不进! 后面传来阵阵哄笑声: ”果然是新人, 不知道还得去就绪车间等“ 于是赶紧到就绪车间, 这次没有那么好运了, 等了好久才被再次叫进CPU车间。 在等待的时候, 我听见有人小声议论: ”听说了吗,最近有个线程被kill掉了“ ”为啥啊?“ ”这家伙赖在CPU车间不走, 把CPU利用率一直搞成100%,后来就被kill掉了“ ”Kill掉以后弄哪儿去了“ ”可能被垃圾回收了吧“ 我心里打了个寒噤 , 赶紧接着处理, 收下的动作块多了,第二步登录成功了 第三步:构建登录成功后的主页 这一步有点费时间, 因为有很多HTML需要处理, 不知道代码谁写的,处理起来很烦人。 我正在紧张的制作html呢, CPU有开始叫了: “0x3704, 我是CPU , 记住你正在执行的步骤, 马上带包裹离开” ”为啥啊“ ”每个线程只能在CPU上运行一段时间,到了时间就得让别人用了, 你去就绪车间待着, 等着叫你吧“ 就这样, 我一直在就绪-运行 这两个状态,不知道轮转了多少次, 终于安装步骤清单把工作做完了。 最后顺利的把包含html的包裹发了回去。 至于登录以后干什么事儿 , 我就不管了。 马上就要回到我那昏暗的房间了, 真有点舍不得这里。 不过相对于有些线程, 我还是幸运的, 他们运行完以后就彻底的销毁了,而我还活着 ! 回到了小黑屋, 老线程0x6900 问: ”怎么样?第一天有什么感觉?“ ”我们的世界规则很复杂 , 首先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挑中执行; 第二 ,在执行的过程中随时可能被打断,让出CPU车间; 第三,一旦出现硬盘,数据库这样耗时的操作也得让出CPU,去等待; 第四,就是数据来了,你也不一定马上执行,还得等着CPU挑选“ ”小伙子理解的不错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线程都执行完就死了, 为什么咱们还活着?“ ”你还不知道, 长生不老是我们的特权, 我们这里有个正式的名称,叫做 线程池!“ 平淡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作为一个线程, 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取包裹,处理包裹,然后回到我们昏暗的家:线程池。 有一天我回来的时候, 听到有个兄弟说, 今天要好好休息下,明天就是最疯狂的一天。 我看了一眼日历,明天是 11月11号 。 果然,零点刚过,不知道那些人类怎么了, 疯狂的投递包裹, 为了应付蜂拥而至的海量包裹, 线程池里没有一个人能闲下来,全部出去处理包裹,CPU车间利用率超高,硬盘在嗡嗡转, 网卡疯狂的闪, 即便如此, 还是处理不完,堆积如山。 我们也没有办法,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些包裹中大部分都是浏览页面,下订单,买,买,买。 不知道过了多久, 包裹山终于慢慢的消失了。 终于能够喘口气,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通过这个事件,我明白了我所处的世界:这是一个电子商务的网站!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处理用户的登录,浏览, 购物车,下单,付款。 我问线程池的元老0x6900 : ” 我们要工作到什么时候?” ” 要一直等到系统重启的那一刻”, 0x6900 说 ” 那你经历过系统重启吗?” ” 怎么可能? , 系统重启就是我们的死亡时刻, 也就是世界末日,一旦重启, 整个线程池全部销毁,时间和空间全部消失,一切从头再来” ” 那什么时候会重启?” ” 这就不好说了,好好享受眼前的生活吧…..” 其实生活丰富多彩, 我最喜欢的包裹是上传图片,由于网络慢,所以能在就绪车间, CPU车间待很长很长时间,可以认识很多好玩的线程。 比如说上次认识了memecached 线程,他给我说通过他缓存了很多的用户数据, 还是分布式的! 很多机器上都有! 我说怪不得后来的登录操作快了那么多, 原来是不再从数据库取数据了你那里就有啊, 哎对了你是分布式的你去过别的机器没有? 他说怎么可能我每次也只能通过网络往那个机器发送一个GET, PUT命令才存取数据而已, 别的一概不知。 再比如说上次在等待的时候遇到了数据库连接的线程, 我才知道它他那里也是一个连接池, 和我们线程池几乎一模一样。 他说有些包裹太变态了,竟然查看一年的订单数据, 简直把我累死了。 我说拉倒吧你, 你那是纯数据, 你把数据传给我以后,我还得组装成HTML, 工作量不知道比你大多少倍。 他说一定你要和memecached搞好关系,直接从他那儿拿数据,尽量少直接调用数据库, 我们JDBC connection也能活的轻松点。 我说好啊好啊, 关键是你得提前把数据搞到缓存啊, 要不然我先问一遍缓存, 没有数据, 我这不还得找你吗? 生活就是这样, 如果你自己不找点乐子,还有什么意思?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可怕的事情, 差一点死在外边,回不了线程池了…… 其实这次遇险我应该能够预想到才对, 太大意了。 前几天我处理过一些从http 发来的存款和取款的包裹, 老线程0x6900 特意嘱咐我: “处理这些包裹的时候要特别小心, 你得一定要先获得一把锁, 在对账户存款或者取款的时候一定要把账户给锁住, 要不然别的线程就会在你等待的时候趁虚而入,搞破坏, 我年轻那会儿很毛糙,就捅了篓子” 从此以后看到存款,取款的包裹就倍加小心, 还好,没有出过事故。 今天我收到的一个包裹是转账, 从某著名演员的账号给某著名导演赚钱, 具体是谁我就不透漏了, 数额可真是不小 我按照老线程的吩咐, 肯定要加锁啊, 先对著名演员账号加锁, 在对著名导演账号加锁。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 还有一个线程,对,就是0x7954, 竟然同时在从这个导演到往这个演员转账。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一直坐在等待车间傻等, 可是等的时间太长了, 长达几十秒 ! 我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件。 这时候我就看到了线程0x7954 , 他悠闲的坐在那里喝咖啡, 我和他聊了起来: “哥们, 我看你已经喝了8杯咖啡了, 怎么还不去干活?” “你不喝了9杯茶了吗?” 0x7954 回敬到。 “我在等一个锁, 不知道哪个孙子一直不释放” “我也在等锁啊,我要是知道哪个孙子不释放锁我非揍死他不可 ” 0x7954 毫不示弱。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 这家伙怀里不就抱着我正在等的 某导演的锁嘛? 很明显, 0x7954 也发现了我正抱着他正在等待的锁。 很快我们两个就吵了起来, 互不相让: “把你的锁先给我, 让我先做完” “不行, 从来都是做完工作才释放锁, 现在绝对不能给你” 从争吵到打起来, 就那么几秒钟的事儿。 更重要的是, 我们俩不仅仅持有这个著名导演和演员的锁, 还有很多其他的锁, 导致等待的线程越来越多, 围观的人们把屋子都挤满了。 最后事情真的闹大了, 我从来没见过终极大boss “操作系统” 也来了。 大Boss毕竟是见多识广, 他看了一眼, 哼了一声 , 很不屑的说: “又出现死锁了” “你们俩要Kill掉一个, 来吧, 过来抽签 ” 这一下子把我给吓尿了, 这么严重啊! 我战战兢兢的抽了签,打开一看, 是个”活”字。 唉,小命终于保住了。 可怜的0x7954 被迫交出了所有的资源以后, 很不幸的被kill掉, 消失了。 我拿到了导演的锁, 可以开始干活了。 大Boss操作系统如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身后只传来他的声音: 记住, 我们这里导演>演员, 无论认识情况都要先获得导演的锁 由于不仅仅是只有导演和演员, 还有很多其他人, Boss留下了一个表格, 里边是个算法, 用来计算资源的大小, 计算出来以后,永远按照从大到小的方式来获得锁: 我回到线程池, 大家都知道了我的历险, 围着我问个不停。 凶神恶煞的线程调度员把大Boss的算法贴到了墙上。 每天早上, 我们都得像无节操的房屋中介, 美容美发店的服务员一样, 站在门口,像被耍猴一样大声背诵: “多个资源加锁要牢记, 一定要按Boss的算法比大小, 然后从最大的开始加锁” 又过了很多天, 我和其他线程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包裹的处理越来越简单 不管任何包裹,不管是登录, 浏览,存钱….. 处理的步骤都是一样的, 返回一个固定的html页面 有一次我偷偷的看了一眼, 上面写着: “本系统将于今晚 00:00 至4:00 进行维护升级, 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我去告诉了老线程0x6904, 他叹了一口气说: “唉, 我们的生命也到头了, 看来马上就要重启系统, 我们就要消失了, 再见吧兄弟。” 系统重启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 我看到屋子里的东西一个个的不见了, 等待车间,就绪车间,甚至CPU车间都慢慢的消失了。 我身边的线程兄弟也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我自己了。 我在空旷的原野上大喊: 还有人吗? 无人应答。 我们这一代线程池完成了使命。 下一代线程池将很快重生。   本文为转载文章。

啾啾飞鱼放生记

假期余额已经不足三天,心里有点惆怅,于是乎,我和我的小伙伴小郭同学决定打打球,见这个假期的最后一面。这一离别,下次再见面就是四个月后的暑假了。人生能有多少个过暑假的机会。我们相约下午两点半老地方相遇。到了下午,我穿上衣服了就出发了。 下午,气温回升,天气也晴朗,空气闻起来很是舒服。 我在路上,自行车骑得飞快,沐浴着冠县的阳光和空气,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十字路口,我停在非机动车等待区等待着红灯变成绿灯。就在这时,一只灰白色的鸟从空中掉了下来,砸中了我的前轮,摔倒了地上,那只鸟挣扎了几下,昏睡了过去,这时绿灯亮了。我回头望了望后面大量的等待的车辆和行人,怕它被碾死,迅速将它放进了我车字的一个小包里通过了路口。当我到了我们的老地方时,小郭同学已经到了,并在那转着圈圈投着球。我喊他过来看这只鸟,当我打开我的小包时,这只鸟已经苏醒了过来,啾啾的叫着,差点逃跑。我突然发现,这只鸟的前半身和后面的一部分全都是鱼鳞。小郭同学问我这是什么,我边用细绳绑住它的脚,边简述了事情的经过。小郭同学和我都觉得这个鸟好奇怪,不对,是鱼。那叫鸟鱼吧,我提议。不行,太难听了,你这名字配不上它可爱的样子,小郭同学说。是啊,它灰白的的身子和翅膀配上背部和尾部红色的鱼翅,确实挺美的。我抓着它,它冲着我啾啾的叫个不停。不如叫它啾啾飞鱼吧。我为自己起的名字感到骄傲,轻轻的把它往空中一托,因为它的脚被我系上了细绳,我以为它跑不了,没想到,它却瞬间张开翅膀,弄断了绳子,冲向天空。突然间,天空中一庞然大物俯冲下来,一嘴叼住啾啾飞鱼,消失在了天空中。 完。

九命

九命 作者:Hydra |学霸一枚。 我是一个说书人。 走过很多奇怪的路,听过很多奇怪的故事,见过很多奇怪的人。当然,也有很多奇怪的朋友。 传说青丘一带有狐,苦苦修炼化为人形,却终生不得其九尾。 只有极少的偶得机遇,修得九尾,潇洒一生。 不过九尾狐的故事太长太腻,虽说动人,却索然无味。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是关于青丘的另外一种居住民——九命猫的。 九尾狐终生修炼不得第九尾,可九命猫,生下来就有九条命了。 十年前,我照例眉飞色舞地给一堆小屁孩儿讲青丘狐的故事,一边瞅着小屁孩渴望又害怕的眼神,一边又思索着如何从这群小屁孩的口袋里骗出点钱来。记得那是一个五月,威风和煦,树影摇曳,好不快活。 “嘿,哥们。让个道儿呗。”一个声音从我的脚边传出来。 本以为是哪个熊孩子没钱花了来我的钱袋子里偷银子花,低头一看,却是一个脏兮兮的白猫,一双鸳鸯眼水灵灵地看着我。虽说我这个人善良可爱,可在我还没赚到饭钱的时候,我还是无视了这个瘦小的叫花子,继续讲我的故事。 “都看了我一眼了,能请吃顿饭不?”又是这个声音从我的脚边传来。 我脑门一紧,行了,今天的钱我是赚不了了。 “…只听这狐狸长嚎一声音,突然!…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忍受着小屁孩儿们的怒骂,我草草收拾钱袋子,桌子椅子全扔在原地,卷起猫就跑。 哎,我的铜板儿,我的栗子鸡啊~ 传说九命猫生来与常猫无异,唯一可以说得上特点的是其通体雪白,眼仁一蓝一绿。当它用掉第一条命的时候,眉心会长出八颗朱红色的红痣,从此便聪慧如人,能说会道了。每死一次,红点消失一个。等到最后一个消失,它的猫生也就结束了。 而此时我怀里的小白白,眉心俨然站立着一颗孤独的朱砂。 果然书说多了,人物会变活啊。 为了不把九命猫的最后一命断送在我手里,我还是决定把自己的饭全喂了这只小白白。 作为回报,小白白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是说书人好嘛!!我还用别人讲故事嘛! “我叫八佾,在青丘。 从小我就和一群骚气的小狐狸一起长大,可我却是笨笨的,每次被那群狐狸崽子欺负。 虽说我经常被那群小崽子欺负,我还是很喜欢他们。 他们很漂亮,虽说有一样的皮相,却各有各的动人。 后来有一天,我被一个小狐狸不小心推下山崖。一觉醒来,我再也没见过那群小狐狸,直到今天。 我去找过他们,听说那个推我下山崖的小狐狸被逐出了青丘。剩下的那些,都被送到各自的山洞修炼。 猫妈告诉我我是九命猫,生来注定高贵,不能让狐狸的骚气玷污。 她说九尾狐都是坏心眼,可我还是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动人。 她说我早晚死在狐狸身上。 我会说话了,可惜我还是笨笨的。 不知是因为遗传了我爹的零智商,还是摔下山崖的时候撞坏了脑袋,反正—— 上房檐抓鸟滑下屋檐我死了一次,在小溪边看鱼摔下小溪我死了一次,被我妈打一不小心磕到脑袋又死了一次。 后来我下山独自闯荡,因为各种各样稀奇的原因,我就剩了一条命咯。 再后来,我就遇见了你。” 小白白舔了舔爪子,抬头看了看我,满眼水波。 “为何不回青丘呢?” “我只给你讲了故事,却没告诉你感情 那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惦念着那只被驱逐下山的小狐狸 我不想因为我一只猫的愚钝 伤害了一个喜欢我的狐狸 我要找到他” 没想到这熊孩子还是一个重情义的猫,这顿饭没白喂它了! “既然仁兄今日施舍我一顿饭,在下先告辞,日后定有重谢.” 我咧嘴一笑,“你先别想着谢我,保好自己的这条命吧,你可千万不要再回来。” 小白白转身上了围墙,走了。 你可千万不要再回来。 三日后夜,雷电交加。 第二天,雨后清晨,这个世界新得让人窒息。 打开房门,门口立着一把油伞,沉睡的小白白蜷缩在干净的一角,安然沉睡,一脸傻相。 伞上有一行小楷: “仁兄,要麻烦你照顾我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总有种白素贞的感觉呢? 不过终于,小白白又是我的小猫咪了。 传说青丘有狐,其终年苦炼不得九尾。只有青丘的九命猫,愿经雷劫,以第九命换狐一尾,方得永生。九尾猫其有十命,一命为猫,八命为人。最后一命舍去,由得十年寿命,做回一只猫,安度余生。 我是一个说书人,说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十年已过,小白白在安睡中傻傻离去。 我是一只九尾狐。

我不傻,只是选择了善良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说的很好,它完美的把人性最黑暗的一面展现了出来,那到底什么是“人性”呢?“人性”有很多种解释,用最通俗的语言来说就是人的本性,这个解释,我想连白痴都可能看懂。 有人说,世界上最纯净的就是初生的婴儿,他们不谙世事、不圆滑不做作,有的只是天真和善良,他们的无厘头和搞怪常常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很温柔;而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他们就是上帝派给他们的天使、一个无翼的天使,那么我想问的是,“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长大了变高了?还是懂事了需要承担责任了?其实都不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把这个问题联系到社会和国家?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变的世故了冷漠了、丢失了小时候的那份纯真和可爱;成长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有自己的想法了、不在听父母的话了、什么事都想要自己做主了,那这些跟社会国家有什么联系呢?“社会、国家”这四个简简单单的字只是由31笔画组成的吗?不,他们不只是由31笔画组成的,他们是由许许多多个中国人组成的,有人的地方才有社会、才会有“中国”这个伟大的名字!网络上流传过这样一句话“谁他妈不是从一个孩子被现实折磨成疯子”,是的,疯子,被现实折磨成的疯子,你们现在想到了什么吗?如果我们国家的每个人都是成长后的现在,变的不近人情了、世故了冷漠了,那我们这个国家还能屹立于世界之林吗?答案是不能,一个国家靠的不是强权实力来征服世界,而且民心、凝聚力和团结的力量,只有民心所向才能赢得各国的尊重和拥护;同样的,如果我们每个人只想着自己而不考虑他人,那么这个社会和国家就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只会被其他国家侵略,这就是成长带给我们的代价! 我们这个社会是科技强国人才强国,不能称得上是第一却也不落后,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了一样东西———人的善性,我们缺的就是善良纯真和爱,有人看到就笑了,现如今的人谁有这些品质不是缺心眼吗?不被骗就好了!如果你们这么想,那我就笑了,特鄙视的笑,你做到过这些品质了吗?或者我该问,你有过这些品质吗?你会说有!是的你们曾经有过,记住,是曾经!如果社会上少一些你们这种思想的人,多一些有这些品质的人,那么还会发生一些偷东西、诈骗、抢劫的事吗?我肯定的告诉你,不会!如果整个国家的人都有这种品质,那么上述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如果发生,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国家还不太平。 我有一个闺蜜,她今年17岁了,我认识她整整三年了,她给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印象是傻、太天真了、单纯的过头,可是她给我的印象就如题目一样。她从不懂得拒绝别人、有人找她帮忙她都会帮;她和别人一起吃饭,那人欠她100多,她只字不提;有人一洗头就用她护发素,她从不拒绝;冬天半夜叫她去厕所她都去……不能忍受的她都忍了,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人针对她,大概是因为学习成绩吧,她成绩很好的!有一次她哭了,我气急的骂她:你傻不傻?她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啊!你笨啊!她当时红着眼睛,有点无奈,她说:我知道她们有时候不愿意做就让我去,还有一些人不把我当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针对我,可我就是做不到那么绝,说不出来那么狠的话,又有什么办法呢?都是同学,好好的就行了 后来她考上了我们这最好的高中,老师们提起她都是一脸的高兴,说她脾气好,听话挺乖的一个小女孩,一大堆的赞美向她扑来,我开玩笑的问老师:老师,在学校时你怎么不说啊?老师回答:那时怕她骄傲。我才知道原来你所受的苦终有一天上帝会加倍的还给你,上帝不会辜负每一个善良的人! 即使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和王子,想要幸福的在一起,也必须要经历磨难啊! 有人说我傻,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了,不是每个人都是好人,可是,我想说: 我不傻,只是选择了善良!   转载文章:作者链接:http://www.doscis.com/author/angel

庭院深深花满楼

庭院深深花满楼 作者:李雪   院儿里的槐花开了,鼓鼓囊囊的花苞缀满了枝头。空气里洋溢着湿润的的清凉香气,滑过眼角眉梢,贯穿着整个巷道。 我家乡的小院儿已经败落,毕竟好久都没人居住了。而这对我而言,却更是一份有声有色的回忆,一个会让我泪湿衣襟或笑出声的梦。岁月如梭,天地都在变化,如今的日日面对林立的高楼大厦,被铜墙铁壁包围,我原本宁静的心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浮躁。时隔多年,再次回家,终于明白了鲁迅先生回味年少时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伤感,是无奈,又夹杂着甜蜜和清纯,它让我动容,却又妙不可言。 院儿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地上铺满了低矮的野花野草。围墙根儿边上的葡萄架早已干枯,棕色的藤条像是老人干瘦的手指,它们安安静静地在架起的竹条上攀援着睡觉,只是温柔的春风拂过它们的发梢,也唤不醒绿色的河流。 顺着葡萄架往南有个小池塘——说是池塘,其实就是一个不算很深的洼地。这是当年我家憨态可掬的鸭子们的游乐场。北方夏日的来临使小鸭子们热得心慌,张着嘴巴胸膛一起一伏。于是母亲头上包着一块天蓝色头巾,手里攥着一把铁锹就开始了“池塘工程”,犹且记得母亲的手臂在空中用力的挥舞,时不时地抬起胳膊肘胡乱地擦一擦脸上流淌的汗珠。鸭子在母亲脚边不停地“嘎嘎”叫着,笨笨的身体一扭一扭,母亲驱赶它们也不离开。等到池塘挖好了,母亲往里面注满了水,五只小鸭子就扑通扑通下饺子一样地一头扎进水里,快活地扑打着翅膀。母亲疲惫的皱纹里也唱出了歌。 院儿西边堆着一堆碎砖瓦,那是父亲当年铺路剩下来的,放在那就没再动过。这些砖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深深陷进了土里,砖头上也爬满了肥厚的青苔,绿油油,毛茸茸的。记得曾经我和弟弟最喜欢用这些砖垒筑城堡,我们住进城堡里,我是大公主,他是小王子,随手在地下捡起的小树叉,就是我们的魔法棒,哩哩啦啦的歌谣,就能唱个一大晌。 而最令我感怀的,还是北边的两棵参天大杨树。记忆中它们比我的年龄都大。父亲买了个吊床系在两棵树之间,我左瞅瞅,右看看,就是不敢上去玩,父亲鼓励我上去试试,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害怕啊,总以为自己会不小心摔下来……可没过两天,我就黏在了吊床上,荡阿荡摇啊摇。以至于爸爸总说,小妞儿做吊床坐得都把大杨树压弯了……以前过年,大年初一的清早,奶奶拉我到杨树下,让我围着这杨树转圈,左转3圈,右转3圈,边转奶奶边教我念:“杨树爹,杨树娘,你长粗,我长长,你长粗了当栋梁,我长长了穿衣裳…… ”奶奶念一句,我就念一句,可当年的我却怎么也不懂得念得是什么,只是觉得好玩,后来我明白了,这是让小孩子快快长个子啊!那奶奶,我现在已经长的高高的了,你的背怎么越来越弯了呢?奶奶,你的背是被我压弯的吗? 太阳西斜,黄昏来临。地上的影子被光芒拉长,夏日清凉的风在耳边吹着口哨。这闲置了多年的小院儿,存留了我多少美丽的梦啊。林海音说:爸爸的花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对啊,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但那旧时的光阴,我又怎能忘怀呢?

SPE

AI解释: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 人工智能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人工智能从诞生以来,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可以设想,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 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人工智能是一门极富挑战性的科学,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必须懂得计算机知识,心理学和哲学。人工智能是包括十分广泛的科学,它由不同的领域组成,如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总的说来,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主要目标是使机器能够胜任一些通常需要人类智能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对这种“复杂工作”的理解是不同的。 正文: 这样的生活貌似过了很长时间了。我已经厌烦了。小时候想着去的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整天看电脑、吃泡面的生活。现在这个理想已经达到了,却发现和我想的一点都不一样。我来这里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了。每天担任着测试AI的工作。听上去这是个有意思的工作,但事实确实百般无聊。每天面对着各个“高科技公司”制作的一些智能垃圾,还要对他们进行测试。很多时候,对着他们有种,,,他们欠扁的感觉。stupid! 今天,又来了一个AI测试项目,测试成功金额100万美元。吓我一跳。这够我,,50年的工资了。难道这是馅饼。不可能。绝对没啥好事。我是不会接的。但我还是接下了,毕竟诱惑有点大。客户要求很简单。在他们准备的虚拟现实环境里,和他们三个进行接触交流,分辨出一个AI和两个人。如果那两个人要是能不被分辨出来,将会获得和我同样的酬金。如果AI被分出来,就会被分解重建。 很快,开始了~ 我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这次貌似有点不同)。然后就昏过去了。 醒来后,我躺在了床上,床躺在沙滩上。这是在海边。我起来想了一下,这应该在虚拟空间里。我转过头去。后面坐着三个女人。呵呵,我没多想吧,或许现在外面正有百十个人看着呢?我站了起来,那三个女的,也站了起来。~~有种老大的感觉。我走过去。直截了当的问:“你们谁是AI?”别看这是个非常白痴的问题,但是却最难回答了。但令我意外的是他们却都想人工设计好的一样,保持沉默。好吧,她们还算聪明。我又继续问:你们的学历是是什么? A:我们三个都是《计算机学》最高学位—工学博士。我心里暗笑一阵,学历越高的人,破绽越多。 B:“不如我们谈谈别的事吧,刚开始就这么尴尬,多不好?” 我:“哦?你怕了,这么快就露馅了。”我现在差不多断定她不是了。AI的思维机器缜密,不可能犯这么明显的错误。 B:“没,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怕。” C:那还是继续吧,早结束早拿钱回家了。 我:靠,你们这些**AI也会拿钱?(我假装生气) A:不要骂人好吧。我们是AI,你说不定是什么东西呢?! 我: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淘汰。你个**AI(这次我真有点生气了) C:好了,好了~~都怪我,是我说错话了。对不起。(我的气消了一点了,我好像喜欢这种感觉) B:A,快道歉。 A:对不起,我们换个话题吧。等会在讨论这个。(她果然被我威胁了。) 我:好吧,说说你们的家庭吧,虽然你们没有。 她们貌似都很愤怒。毕竟有两个是真人。人还是有家庭的。 C:我先说吧,我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初中,爸爸在一家公司上班。我妈妈是家庭主妇。弟弟等着我赚钱回去后买礼物呢。 我暗想好专业的回答。我本想直接说出来揭穿她,却不知怎么没说出来。 A:我家里,就我一个女儿,母亲自从我出生就没见过。我一直跟着我爸爸过。 我:B,那你呢? B:我啊,我爸爸是**公司的经理。来这里赚点外快。体验一下生活。 我:好,回答的都没有破绽。再问你们一个事,我开车从家到公司,路上经常堵车。我平时没空去看,你们知道哪条路不会堵车吗? C:我知道(她貌似很高兴,我却有一点担心,因为除了AI没人知道我的家。),你可以晚出发15分钟,然后走东三路,绕过闹市区,这样还会早到十几分钟。 我:不错,这个主意不错。(我假装高兴) 现在,我应该已经可以判断她是AI了,却不知为什么我说不出口,难道是说我喜欢她的性格,我爱上她了,怎么可能?她是一个机器人,仅仅是AI。可是测试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我:B,AI,你还有要说的吗? B:什么,我是AI?有没有搞错,我都听出来谁是AI了,你不知道??? 我:就是你,还狡辩什么。 我此刻明白了我也许要的是C这种对我承认错误,对我屈服的性格,或许是这是让我心灵放松的方式。哪怕她仅是AI。 我宣判了测试结果,等着虚拟世界的消失,等着我100万美金的消失,但奇怪的是消失的仅仅的A和B。 C:你知道我是AI,是吗? 我:嗯。 C:那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爱上你了吧,不想让你被分解吧。 我好像看到了C露出了笑容。我刚想问为什么?突然间,眼前的一切都在消失。我隐约的看见了几个闪亮的大字。“SPE—测试会场”。紧接着好像有大量的数据进入我的脑子。我貌似看到了我被制造的过程。 C走过来说:“恭喜,你是第一个通过图灵测试的AI~~~”